头条新闻

把自己当做“单位人”?医生需为自己买一份医

发布日期:2018-05-29 浏览次数:

  医生,为自己买一份医责险

  “医师执业责任保险”是伴随着医生多点执业、自由执业而发展的。

  目前,医生对此缺乏积极性的原因是,医生还是把自己当做“单位人”,

  出现医疗事故和纠纷时,由单位出面负责调解、赔付等。

 

  如果未来医生变成纯粹的“行业人”,他们会有购买这种保险的欲望

  文/韩静

  3月23日,广东省深圳市中医院医生赵江宁在深圳市举办的推动实施医师执业责任保险工作会议现场签下了一份保单。当同事们问赵江宁买这份保险的原因时,她疑惑地反问:“作为一名医生,难道不应该买医师执业责任险吗?”在她看来,这份医师执业责任险来得太迟了。

  去年12月23日,赵江宁在深圳医师集团发展论坛上看到有关医师执业责任险的介绍,在听了深圳市医师协会执行会长王天星的详细介绍后,她当即说:“我要买这个保险。”因为当时还没有正式施行,所以赵江宁只是将自己的名字登记在册。如今,赵江宁成为广东省首位医师执业责任险的投保人。

  行医的“定心丸”

  赵江宁原来是广东省中医院的医生。在这样一所以管理严苛而闻名的医院工作了23年,她从未有过一单投诉记录。2014年赴日本交流两年回国后,赵江宁作为人才引进在深圳市中医院担任胃肠外科主任。除了医院的日常工作,她也会去其他医院进行会诊。在她看来,这份保险是自己行医的“定心丸”。

  一次,在为一位直肠癌晚期患者进行会诊时,其他医生都认为无法进行手术,但是赵江宁凭着多年的经验觉得可以手术切除。“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购买了医师执业责任险,就可以用自己的努力为患者博得一线生机。”

  赵江宁觉得,因为有了保障,医生在医疗过程中可以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技术提升上,可以尝试一些新技术、新疗法,避免了因害怕引发纠纷而踟蹰不前。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医生个人购买责任险,患者同样是受益者。

  “医患纠纷中,经济纠纷是一个重要部分。”赵江宁坦言,一旦发生医患纠纷,解决赔偿等问题往往占据了医生大部分的工作时间和精力。而由于缺乏专业的法律知识,在面对经济赔偿时,如何确定金额也是一个难题,最终往往难以解决。

  由于医疗具有专业性,如何定量裁决需要专业人士进行判断。在以往医患纠纷中,很多患者由于专业素养不够,再加上对纠纷中涉事医生的不信任,最终往往加深了医患矛盾。

  王天星认为,在医疗纠纷中能否客观确权,关系到医患双方的利益。在推行医师执业责任险后,患者除了通过现有司法鉴定机构对医疗责任进行确权,还可通过第三方组织专家评鉴。

  作为相对独立的第三方,深圳医师执业责任保险理赔处理中心可以为医患双方提供免费评鉴,专家团队主要来自法律、医疗专业。“如果患者需要,我们可通过医师协会邀请广州,甚至外地的专业专家团队,对医疗纠纷进行分析定责。”

  通过引入第三方定责定损,在医患纠纷双方之间建立一个“缓冲区”,王天星说,这既为医师安心执业提供了保障,也尊重了患者的利益。

  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庄一强博士说,香港是世界性的“医师保护协会”(Medical Protection Society,MPS)的成员。作为以医师为会员的互助机构,MPS旨在服务医师,以保障其合法权益免受侵犯。“MPS一是根据医师的专科风险程度,确定会员每年需缴纳的年费。如高风险的外科、妇产科、麻醉科所缴会费往往较高;二是如果该医师过去一年被投诉的案例多,就会相应提高会费。” 庄一强介绍,所交会费组成的基金,用来赔偿会员医师的医疗过失、处理媒体对医师的恶意诽谤、协助医师辩护患方的刑事控告(如医疗误杀罪等)、帮助开业医师控告供应商(如药厂、医疗器械厂)等。

  除了保护医生,MPS也把保护患者利益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比如积极参与对医生的再教育、打击伪劣医疗和揭露庸医,这在客观上就会不断提高会员的医疗水准和荣誉感,有利于保护患者。

  王天星说,深圳市推出的医师执业责任险对医生的约束也体现在续保阶段。类似于交强险,在医师责任险续保部分,会根据被保险人上年度保险事故发生情况进行调整,其中发生保险事故次数0次,调整因子为0.9,而3次以上,则调整因子为2,这对医生本人来说,也有着经济上的制约。